埃维酱油

一只大闸蟹
BH gils天团一员
莫叫太太,称呼随意,欢迎叫我傻逼

© 埃维酱油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苍海回声 Chapter.02

大型联文第二棒,下一棒请认准 @蓝雨未歇 


【Chapter.00—01】

Chapter.02

       叶修回到M市的时候正是半夜,机场依然不减白日的嘈杂与热闹,行李箱的滑轮在地上咕噜噜地滚过来滚过去,越走越远,声音却仿佛无穷无尽。

       它们的组成单调乏味,无非是人们的说话声,女人们的高跟鞋在地上孜孜不倦的敲击声,甚至还有此起彼伏的鼾声——总是有人因为航班的晚点而被迫在机场打地铺。这些声音混杂在一起,涌入他的耳膜。

       他摇了摇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深夜总是让人容易犯困,就算是他刚刚在飞机上睡了一觉,可惜睡的并不舒坦。

       他的裤兜猛地震动起来,叶修回过神来,接起了电话。

     “对,我到了。”叶修重新拖着行李箱向机场外面走去,一边说话一边东张西望,“你在哪呢,怎么没见着你。”

       正说着,他已经走到了大厅的门口。在里面的时候因为人多而觉得热,刚出来夜风就嚣张地吹过来,把他身上的暑气吹得一点不剩,甚至还有点冷。

      “我的天,”叶修嘟嘟囔囔的,“我都不知道我这是在在过夏天。”

        那边的苏沐橙笑出声来,说话的语气里有点小得意:“所以我在车里等你嘛——哎,好了,我看到你了。”她挂了电话,打起前车灯,鸣了两声笛。

       叶修顺着声音和光找过去,他懒得开后备箱就直接把行李箱扔在后排,顺手把后排座位上的一件长袖外套套在身上,然后爬上了比亚迪的副驾。

       苏沐橙体贴地帮他调小了空调,叶修系了安全带,懒洋洋地窝在座椅里,问道:“怎么就你来?他们人呢?”

      “……接你回家,你还想要多少人来啊?”苏沐橙打趣道。她熟练地打着方向盘,把车开了出去。

      “对了叶修,”苏沐橙把方向盘向左打,说:“今天韩部长给我打电话了。”

      “哦?”叶修挑挑眉毛,“说什么了?”

      “最近医院进了两个被亚特袭击受伤的病人,韩部长说找不到你,只好找我来了解情况。”

     “你怎么说的?”

    “不是兴欣干的。”苏沐橙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瞟了叶修一眼,接着说道:“是陶轩。有我们的人刚好在现场,据说是为了抓一名幼龄人鱼,想带回去做实验。”

       叶修的脸色显而易见地黑下来,刚开始时懒散的笑容收起来,眼睛里寒光凛冽:“还真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他顿了一下,接着问道:“抓到了吗?”

     “没有。中途就被救走了。”苏沐橙说,“他们出动了蓝雨的‘妖刀’。”

       叶修嗤笑了一声:“手笔很大嘛。他们那边已经准备找接班人了?”

       苏沐橙也笑了起来。“谁知道呢。”她说,“我们和他们针锋相对了这么多年,也不敢说了解啊。”

    “如果你想睡的话,现在还可以睡一下。”短暂的沉默过后,苏沐橙突然说,“从这里到市区还要一个多小时呢,你明天早上还有讲座,还是赶紧睡一下吧。”

       叶修听了这话,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痛苦呻吟,把自己摆成一个舒服的姿势,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喻文州早上起床的时候困乏地要命。他昨天晚上飞机晚点,到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只好匆匆地睡了几个小时。

       今天早上是M大的传奇学长——现在已经是传奇教授了——叶修的一个关于人体潜能的讲座,喻文州想听听他是怎么想的,关于所谓的超能力。

       他向来习惯于早到,这次虽然没睡够,但也没有例外。他和黄少天去的时候大礼堂里只有寥寥数人,他们俩径直走到了第一排,喻文州把书放在桌子上,刚坐下就闭着眼睛养神。黄少天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小声对他说:“文州啊,你要实在不行就回去睡嘛,一个讲座而已,哪用得着这么费心……”

       喻文州摇了摇头,温和地笑起来:“那是叶修。生物系的传奇学长,他这次的讲座是关于人体潜能,我总觉得有必要来听听看。”他抬了下下巴,黄少天顺着看过去,大礼堂的台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穿着正装的男人,那个男人把手插在裤兜里,在台子上来回踱步,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

       “这有什么好听的。”黄少天嘟嘟囔囔的,“我昨天受伤了呢,那你听,我睡了哦。”



       没过多久就有学生陆陆续续地都来了,大礼堂里面座无虚席,有的学生甚至站在走廊边上,就为了听叶修的一个讲座。

     “……那么现在我们知道了,美国在某种生物体上发现了本不属于它的基因,这绝不是自然条件下所能得到的结果。”叶修摊开手,耸耸肩膀,接着说道:“不过可惜的是,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证明美国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从理论上来说,万物都有无限的可能性,那么它可能是真的存在,但是,美国人可不会把这个生物体的基因序列交给全世界来看。”

       “就比如我们已经听过很多年的,古老的人鱼传说。”

        喻文州坐在下面听了这话,抬起头来,饶有兴趣地盯着叶修看。

       “人鱼,有没有可能是将人的基因,和鱼的基因通过某种方式进行了拼接得到的?当然,这在自然状态下绝不可能发生,那么就只能是人为。”叶修用笔敲了敲桌子,接着说道:“首先让我们假设人鱼是真的存在的物种,当然我指的不是儒艮。”底下的学生们都笑起来,叶修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继续说:“以我们现在的科技还做不到那种程度,可是这个事情却已经发生了,这就只能证明,古人,拥有比我们更先进的科学技术。”

       “从人类开始学会思考开始,我们就在思考自己从哪里来。进化论已经被推翻,人类的来源又多了很多的来处。有人提出的一个假说很有意思。”叶修把两只手的手掌撑在桌子上,身体前倾,故作神秘:“古人,有可能就是我们一直所希望找到的,外星人。”

       底下的学生们登时就炸开了锅,叶修也不管,由着他们讨论。

       “你们想,古人的文字是文言文,这玩意儿可比我们现在的白话文要复杂多了,我现在都还记着我高中时候背古文的惨况。”叶修说完,下面的附和声比笑声还要大,现场气氛变得活跃了许多,没了之前那股子学术探究的严肃味道。

       “我以前还看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猜测。”叶修继续说道,“有人说啊,古代的龙,很像现在的飞机,它的脚,就像现在飞机的舷梯。还有古代壁画里的一幅伏羲和女娲,他们旁边有很多螺旋结构的东西,有人猜测是DNA的双螺旋结构,那么有没有可能,我们现在的基因工程就是古人玩剩下的呢?”

       “还有据说是公元前一万年的亚特兰蒂斯古国,他们当时拥有能将光线发展成动力的能源系统,可惜后来爆炸了,连带着整片大陆都沉入了海底。”

       叶修指间夹着支笔,晃晃悠悠的,从台子这边踱步到那边,看起来没个正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现在的人类,是不是已经退化了呢?他们可能已经掌握了足够的技术,去了外星定居,然后就变成了我们一直苦苦寻找的,地外智慧生物。”

 

 

       讲座结束了之后叶修没有立即走人,兀自待在台上看着巨大的人流被玻璃门吞噬,又分成几波,散尽了。

       他发了一会儿呆,直到看见有两个学生顺着台子边缘的短楼梯走上来。

       高一点的那个穿着很平常的衬衫休闲裤,一头黑发没烫没染,看起来干净得很;另一个顶着金棕色的头毛,把手放在连帽衫的口袋里,叽叽咕咕了一路。

       他们俩在叶修面前站定,黑发青年冲叶修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叶教授您好,我是生物系的喻文州,刚刚听了您的讲座,有个问题想问您。”

       叶修点点头,让他有什么问题尽管提。

       “您刚刚有提到亚特兰蒂斯的文明,”青年的声线温和,不像是来找茬的,“那么,您相信它的存在吗?”

       叶修心里一动,看了喻文州一眼。

       “亚特兰蒂斯?”他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好问题。”

       他耸耸肩膀,挺无所谓地继续说道:“这个问题你恐怕不该问我,世界未解之谜可比我知道得更多更清楚。”

       “不是已经证明大西洋的底下有古大陆了吗?”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金发小子终于忍不住凑过来插嘴道:“这难道还不能证明亚特兰蒂斯的存在?”

       “这也是一个好问题。”叶修赞赏地点点头,“但你能确定那就是亚特兰蒂斯吗?从地球形成一直到现在,板块在不断漂移,即使真的曾有洪水降世,那么被埋在大西洋底的就一定是亚特兰蒂斯?”

       这时候有人站在礼堂门口冲着台上的人喊了几声黄少黄少,那个金发小子回头看了一眼,拍拍喻文州的肩膀示意自己先走,然后风一般地飞到了门口。

       叶修往喻文州背后瞄了一眼,笑道:“你那个朋友,可是从头睡到尾啊。”

       “少天是声乐系的,”喻文州抱歉地笑笑,“听不太懂也正常吧,陪我来也是为难他了。”

       他又随口和叶修扯了几句,礼貌地道了谢,转身就想走。

       叶修电光火石间想起了些什么,急忙出声把他喊停了:“那个同学!你等一下!”

       喻文州同时转过头来,一脸疑惑的表情。

       “那个,喻文州,我看你有点面熟……”叶修在心里暗骂自己冲动,但现在这个情况只得破罐子破摔了,“你的导师是哪一位?

       喻文州明显地愣了一下,似乎是不懂他问这个做什么,但还是认真回答了:“……张以川教授。”

       “是吗?”叶修乐了,“那我们可是同门师兄弟了。张教授以前跟我提起过你——放心说的都是好话——可能那时候匆匆见了一面吧。”

       喻文州听了这话,不禁打趣道:“现在我成了全国最年轻荣誉教授叶教授的师弟,压力好大。”

       “行了,别叫我什么叶教授了,”叶修轻松地说,把手伸了出去,“叫我叶修就行。”

 

 

       喻文州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

       梦里身边包裹着层层叠叠的海水,一波一波地涌来,把他推开,再压进深海里。不远处是正在缓缓下沉的船只,男人们和女人们惊恐的尖叫和哭号,还有被血染红的浑浊海水。

       还有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身鱼尾的怪物。

       他半闭着眼,海水呛进他的肺,却不感到难受,只是那股血腥味让他不太舒服。他想自己可能快要死了,有人说死亡前的那一段短暂的时间是感受不到痛苦的,他现在已经不觉得痛了。

       他睁开眼睛。

       他仿佛被囚禁在一个冰蓝色的牢笼里,四面八方都是一模一样的景色。他急促地呼吸,胸腔里的恐惧与无助几乎要炸开来,这让他短暂地忽视了他能在水里呼吸的事实。

       他尝试着划水,惊讶地发现自己骨折的手臂完好如初,上面的伤口也都消失不见,只留下很浅的疤痕。他猛然低头,本该是自己腿的位置却生着鱼尾,淡蓝色的鳞片在海水里幽幽地泛着蓝光。

 

       傍晚,夕阳沉沉地压下来,它最后的光辉打在一个少年身上。他赤着脚在沙滩边缘上走着,偶尔有海水冲上来漫过他的脚踝。他低着头走着,右手紧握成拳。

       这时有个年轻男人从从另一边走过来,看他不过是个高中生的年纪,就好心问了几句。少年不想说太多,只说是家里的事有点心烦,年轻男人开导了几句,少年抬头看着他,因为逆光,那男人的脸看的并不真切,并不是一张英俊无双的脸,只让人觉得不太有精神。少年接受了男人的劝导,男人满意地继续向前走去,海风把他的T恤吹得犹如波浪。

 

       喻文州醒了过来,窗外正下着瓢泼大雨。M市的夏天老是这样,经常有连着几天的高热和大雨。

       他看了眼手机,心想反正也睡不着,索性坐了起来,用手撑着额头回忆。

       那个在他梦里出现的年轻男人,在今天的梦里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觉。喻文州努力想回忆起他的脸,却只是徒劳。

       好几年过去了,记不清了。

TBC

感谢剧组,感谢曜曜

那个关于古人是外星人的假说来自我亲爱的生物老师,手动比心

那个说龙是飞机的来自贴吧的一篇帖子【从古代典籍窥视神秘的上古世界】

还有修改是原著的一个设定,在这文里张以川教授是生物系的教授而不是数学系,希望各位不要打我……

最后,完成任务,请组织验收【顺便祝鹅生日快乐没错这篇就是贺文开不开心~【。

评论 ( 8 )
热度 ( 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