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维酱油

一只大闸蟹
BH gils天团一员
莫叫太太,称呼随意,欢迎叫我傻逼

© 埃维酱油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山和大海

·,写完重发,还是没赶上……

·架空,刻意弱化了背景,看不明白的地方欢迎找我

·ooc×3
·希望能多提点意见哦www

1

    这是王杰希第一次来到这条街。

他戴着蓝牙耳机,只带了一只,另一只搭在脖子上。他步子迈的不疾不徐,看起来像在闲逛,但眼睛一直注意着四周。

“我看到了。”他说。

他的面前是一家很普通的门店,门外的荧光牌上写着人尽皆知的“Blue Fish”,旁边还有条微笑的蓝色小鱼。王杰希仰头看了一会儿,确认自己没找错地方后,抬腿走了进去。

“Blue Fish”,R城最著名的酒吧之一,著名的原因除了它是个高调的gsy bar之外,还有它莫名其妙的规矩和传闻。想进大门容易,但若是想进去真正的“Blue Fish”,就得得到老板魏琛亲自发的卡。而这得卡的方式也奇怪,和魏琛聊天就成。有时候说几句话他就从本子上撕张纸下来在上面鬼画符一个就算是卡;有时候聊两三个小时双方话语投机相见恨晚,魏琛却什么表示都没有。他看起来不像是为盈利,只是随着自己的性子折腾。这个规矩每个人都可以试,而且次数不限,刚开始每天都有大批的人找魏琛聊天,后来绝大部分人都被排除在外,没了信心,也就冷了下来。

说到传闻,“Blue Fish”的开头字母简写是“BF”,有传言说只要进了“Blue Fish”就能找到自己的理想恋人。至于以讹传讹还是确有其事,的确还无法评说。现在的社会风气虽还算开放,但对同性恋也没有宽松到由着别人拿自己的私事来给一个酒吧打广告的地步。

    这是王杰希手里的情报,也是大多数人手里的情报。微草原先只当这是个富贵公子们玩的一个游戏,也没用心思往里安插人手,可现在有犯了微草规矩的人把这儿当避难所,借着这儿的规矩把微草的人拦在外面。

    这也是为什么王杰希要亲自执行这次任务,以前没人犯过,都以为这事过了就算,可王杰希不能忍,他一向对手下严厉,这次更不得姑息。

不知道那个魏琛会喜欢什么样的话题。王杰希想,根据情报是个胡子拉渣的男人,比较猥琐的话题会引起他的兴趣吗?

奇怪的是,他走到了吧台,却没有看见人。

他心里奇怪,还是装成一个普通客人的样子坐在吧台旁边的高转椅上。

“抱歉抱歉。”他正看着店内的装饰的时候,听见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他转头去看,一路小跑的年轻男人五官清秀俊雅,因为跑得急,额头上还蒙着一层汗。他站在王杰希面前,中间隔着吧台的桌子。他正努力平复急促的呼吸,一边伸手拿纸巾擦汗一边微笑着给王杰希道歉:“不好意思,刚有事走开了一下没想到运气这么不好,在这种时候还有客人来。”

“有客人来难道不好吗?”王杰希反问。他这一说两个人倒是都笑了起来,原先有些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

后来年轻男人去给王杰希倒水,王杰希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和干净的侧脸,不免心中疑惑。情报网连老板的相貌都会记错吗?

男人端着水回来,对着他微笑,说:“实在不好意思,我只会倒白水,还请委屈一下了。”王杰希回了句不碍事,倒是注意到了了对方好奇的目光。

他也回看回去。对于自己的眼睛,说实话他一向并不是特别在意,偶尔的苦恼也只在更年轻的时候出现。

“呃……请问,你是在打电话吗?”男人指指自己的耳朵,“还是在听歌?”

王杰希没想到他最终感兴趣的会是自己的耳机,他当然不可能说是个通话器,只用这是个自己的小怪癖推脱过去了事。

男人很是理解地点点头,王杰希看他好像挺好说话,似乎和传闻中的魏琛不太一样,还是犹犹豫豫地开口问了。

这下对面的男人展露了一个大一点的微笑,摆摆手,解释道:“我不是魏琛,我只是一个打工的,魏老板今天生病,我来顶他一下。”王杰希点点头,就听对方继续说道:“我叫喻文州,请问一下你的名字?”王杰希报了名字,看他从旁边一个大本子上撕下一张纸来,认认真真地写上王杰希的名字,然后再旁边不知所谓地胡乱划拉了几笔,又添了一个笑脸符号,把那张纸给了王杰希。

王杰希接过那张纸在阳光下照了一下,跟验钞似的,换来旁边的人一声轻笑:“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张纸而已。”喻文州悠悠地喝了口水,看着对方把那张纸正面朝下扣在光滑的桌面上,问他:“你说你只是个打工的,那么这个,”他拿起纸晃了晃,“算数吗?”

“自然是算数的。”喻文州笑眯眯地说,没有因为这种怀疑而产生什么不快。“虽然只是个打工的,但是也打了挺多年的,魏老板也信任我,就让我帮忙做个差事,我也无聊,就过来帮忙咯。”

王杰希还想问些什么,却被喻文州的一声“糟糕”打断了。喻文州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从吧台后面绕出来,对王杰希露出一个颇为诚恳的微笑,说:“现在营业时间到了,王先生现在就想进去吗?”

“进去。”耳机里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王杰希一跳,迎着喻文州疑惑的目光,他只好胡扯了一个生硬的解释说他手机定的闹钟响了,可不知是什么问题手机没声音只有耳机里有声音。在喻文州友善地建议他把手机修一下之后,他尽量面无表情地点头,高冷地接受了他的提议。

喻文州带着他乘电梯,解释说因为酒吧比较吵,而一楼被魏琛改成了咖啡馆,所以真正的“Blue Fish”其实是在三楼,而二楼就是喻文州他们晚上休息的地方。“那你晚上睡得好吗?”王杰希问,话问出了口才觉得亲密过头,不过还好电梯里没信号,他的问话手机那边的人听不见。喻文州神色如常,回答道:“还可以,地板魏老板是专门用的隔音材料,再加上我睡得也挺死,问题不大。”等他说完,电梯刚好停在三楼,还没有开门就听见有隐约的喧闹与叫喊声。王杰希做好了迎接声浪的准备,和喻文州一起等着门开。

电梯门的两块铁板向两边打开,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各种鬼哭狼嚎的歌声一齐涌进来,震得王杰希耳朵疼。前面的喻文州镇定自若地走了出去,他忍下了揉耳朵的欲望,跟在他后面。一路上倒是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俩,除了他们走过去时需要借过的地方。那些人见王杰希时候新面孔,长得不错还高,都生了些别的心思,胆小的抛个媚眼,胆大的就直接上手摸了,揩了油就跑,笑嘻嘻又坦坦荡荡地看着他。王杰希完全没理会他们,媚眼就当没看到,有手往他身上凑他就皱着眉头给拂下去,努力营造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可这是在酒吧,如果真的是高岭之花,又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呢?

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喻文州身上。

从他刚刚开始意识到有人对他献殷勤的时候就一直在注意喻文州。他旁边的男人们显然对喻文州更感兴趣,看着他的眼神狂热又赤裸裸,而对比起来,对王杰希不过是对新人例行的骚扰。或者说,他们看喻文州是为情,看王杰希是为欲。

这也难怪,喻文州本就生的一副清俊眉眼,人又温温和和地,教人看上一眼就打心眼里喜欢。

可是没有人敢上,连个搭讪的都没有。

王杰希走在他的身后,无端地设想起喻文州现在的表情来。他看起来似乎不太喜欢这个环境,可能是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吧?

然后他看见喻文州抬手揉了揉耳朵,回头对他露出一个笑来。

2

他和喻文州终于穿过狂乱的人群来到稍微清净一点的吧台旁边,王杰希也不再掩饰,伸手按了一下没带耳机的那边耳朵。

喻文州向侍者打了个手势,对方就拿了一瓶酒来,打开。喻文州自顾自地拿了两个杯子,分别倒上半杯。这边王杰希正站在旁边冷眼看着,试图从里面找出那个人来,却听见喻文州在叫他。

“王杰希。”喻文州自己拿着一杯酒,另一只手举着杯子向王杰希示意。

王杰希伸手接过,喝了一口,想找点话题,于是问他道:“你不是说营业时间刚到吗?我看这样子倒是营业了很长时间了啊?”

“不是那个意思。”喻文州摆摆手,解释道,“我和魏老板不一样,我和客人聊天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得赶紧带你上来。”

王杰希点点头。他有些心不在焉地,过于喧闹的环境让他止不住地烦躁,心里头憋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怒气。他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这个认知使他愈发地郁结起来,几乎处在爆发的边缘。不过还好他很会控制自己,但是现在他的目标倒是更加明确起来了:找到那个人,带走他,就够了。

他转头凑近喻文州,喻文州看出来他有话说,也凑近了些。这下两人的距离几乎近到呼吸相闻,王杰希稍微偏一下眼神就能看见喻文州像条小山脉一样的鼻梁和铺的很开的眼睫毛。他强压下不知为什么突然狂躁起来的心跳,在他耳边轻声问道:“你这里……有货吗?”

话音刚落就听见舞池那边传来一阵山呼海啸般的狂呼,又吓了王杰希一大跳。正好这时候耳机里传来了新的指示,这次的失态被王杰希完美地掩饰过去,他转头装作对那边发生的事情很感兴趣一样,实际上他正听着耳机里的声音。当然,他也能感受到,喻文州的视线一直都停留在他身上,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王不留行,任务有变,飞刀剑已将人带回总部,你的任务完成,不必撤退,以免引起怀疑。”

话说完对方就彻底切断了通讯,连电流杂音都消失不见了。

他转头回来,看见喻文州端端正正地坐着,只是脸上那点温和的微笑没有了,换上了另一副淡漠疏离的面孔:“你玩那个?”

这下子王杰希算是逮住了喻文州的怒点,虽说不必再执行任务,但和他打好关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况且王杰希出于私心并不想失去这个刚认识不到两小时的“朋友”。再说了,他并不喜欢那种东西。

“不玩,”他说,“我不喜欢那个,我刚刚在想,要是你们这里有那种东西,我就不来了。”

喻文州的脸色明显缓和了一些,但他还是皱着眉头,好像并不太相信,沉默了一会儿谨慎地开口道:“我们这里也没有,魏老板在这方面管的很严,不会流进来的。”

王杰希点点头,两人又聊了些无关痛痒的话题。王杰希对于那个魏琛实在是很好奇,他非常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人才能开出Blue Fish这样的酒吧中的奇葩来。

“魏老板吗?”喻文州笑,“他是个很好的人……你别这么看我,我可没随便发好人卡。”王杰希从嗓子里憋出一声笑来,喝了一口酒,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他本来想的是自己无聊,想找人聊天而已……我说真的,你别这么看我,”喻文州无奈地说,“至于后来……聊天聊太多,他觉得没意思,发卡就随便说上几句话,看心情和脸给。”

“……够任性的。”王杰希没找到一个好的词语来形容魏琛,过了好半天才挤出这干巴巴的一句话来。想了一会儿又问道:“那一楼的咖啡馆呢?”

喻文州正垂着眼睛喝着杯子里金黄的液体,听到他的问题时半抬了眼睛去看他。杯子遮了他半张脸,又因为刘海而遮了一边眼睛,他的眼瞳漆黑,像深山里的古井,幽深静谧,让人想一头栽进去,明知前面是万丈深渊却偏要追求万劫不复。

喻文州把被子放在瓷质桌子上,“叮铃”一声把王杰希从突如其来的沉迷中唤醒。他尴尬地咳嗽了几声,不过好像喻文州也没有太在意:“那个咖啡馆,你是没进去过,里面全是学生。”他露出一个带点狡黠的骄傲微笑来,接着说:“差不多把它改成了一个环境不错的图书室兼自习室了吧,卖咖啡和饮品倒是副业了。”

“学生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做作业?”王杰希纳闷,“你们供应免费的咖啡吗?”

喻文州摇头:“你知道的,很多事情呢,要的就是一个感觉。”

某种在今天出现格外多的心情一下子就从心脏汹涌地漫延到四肢百骸,连手指尖都幸福地发着抖。王杰希发现,喻文州说的真没错,有很多事情,要的就是一个感觉,就像他和喻文州,认识不到一天,可他现在就想拉着他把世界上所有情侣该做的不该做的统统做一遍。这种名为“一见钟情”感觉来了挡也挡不住,它能使人忘记一切,重新来过——在今天之前,王杰希从没想过会对一个男人产生这样的一种感觉。

“比如说?”他听见自己问。

“学生们来我这里,其实为的是一种学习和看书的感觉。”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话题引回去,王杰希无声地笑了笑,心想这人还真是聪明啊,赌他已经看出了王杰希那点隐秘的心思,但他不说破,也不远离,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不过进展不宜太快,王杰希相当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又随意瞎扯了几句后,王杰希礼貌地起身告辞,喻文州也站起来,说要送王杰希下去。

“不用了吧,”王杰希心里暗爽,表面上还假情假意地推脱,“不就坐个电梯的事,怎么能这么劳烦你。”

“不碍事,反正我也要下去了。”喻文州整了整衣服,微笑着冲王杰希眨了眨眼睛,说:“再说了,如果我和你一起出去,他们就不会碰你了。”

王杰希回去以后花了几天想清楚了自己对喻文州感情,确认了自己不是一时冲动。他直到现在才由衷地觉得爱情真是个玄乎的东西,一些他从没想过的事情却在一件一件地变成现实。

他又去了一次Blue Fish,这次喻文州没给他白水,用袋装的立顿茶叶给他泡了一杯红茶。

“有进步。”王杰希评价,“比上次的白开水好喝。”

喻文州笑:“那我还得谢谢你的夸奖。”

“你们老板呢?”王杰希又问,“病还没好吗?”

喻文州慢悠悠地在旁边磨咖啡豆,面不改色地回答:“本来快好了,可是因为最近天气有点反复,又倒下了。”

王杰希点点头,这次他们的谈话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听起来更像是对彼此的试探。话语间藏刀藏剑的,说起来累想起来也累,刚好又到喻文州下班地时间,于是他们两个就一起出门吃了个饭——王杰希请客,喻文州也没怎么推脱,只说下一次一定得让自己请回来。王杰希当然答应,他们两个就想是已经认识了多年的老友,交往自然熟稔。

等到王杰希再下一次去到Blue Fish,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月。一方面是对那个人的审问——这部分王杰希自己亲自参与了——还有一部分是他估摸着这么久了,魏琛的病再怎么也该痊愈了。

当他走进那家店看见吧台后面站着的依然是喻文州时,他觉得一切都通透了。

“又生病了?”他看着喻文州的眼睛,直截了当地问。

喻文州也看着他,尔后无声地微笑起来。

恋爱后的日子相比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在微草,王杰希正试着逐步放手,让接班人高英杰一点一点地接手全盘事务,他慢慢地削弱自己在微草中的影响,力图让高英杰确立领袖的威望。至于喻文州,他依旧每天去Blue Fish上班,只不过不再去那个酒吧,专门在咖啡馆里招待学生们。

事实上,在他们确定关系的第二天魏琛的病就好了,神清气爽地来顶喻文州的班位置。王杰希也不挑明,两个人心里都明白,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他们拥抱,接吻,上床,熟悉的不熟悉的一样一样地做过来,日子过的平平淡淡,古井无波。

3

“后来呢?”邓复升问,他又来了一罐啤酒,送到嘴边喝了一口。

“从某一天开始,他突然就不见了。”王杰希说“后来我找了他小半年,可是什么进展都没有。去那个酒吧,发现店子卖了开了间小餐馆,生意还挺好,我坐进去点了几个菜,才有机会和老板说上话。”

“要不是他的衣服,他所有的东西全在我屋里,我还以为我做了个荒唐可笑的春梦呢。”

“既然你都退了,就退干净点,”邓复升说,“其他的,随缘吧。”

王杰希点了点头,拿起手边的啤酒关系和他碰了一下。

王杰希走在街上,天上飘下了一些雪花。他刚喝了酒,却神智清明,身上热乎地很,还是紧了紧身上的大衣。

他骗了邓复升。

喻文州当年是不告而别没错,的确消失的无影无踪也没错,但是他怎么可能什么都查不到呢?他查到了一些东西,线索模糊又明朗,没有最终的结果,不过也无所谓,他猜得出来,喻文州到底是什么人。

酒的后劲上来让他有点困,但是他在外面也逛了挺久,现在再转回去打扰邓复升也不太好,他摸了一下兜里的车钥匙,准备去车里将就一晚上。

他走进地下停车场,隔了点距离开了车,车灯闪了一下,他跑过去的气候看见承重柱的后面走出来了一个人。王杰希看清了他的脸,脚步一下子就慢下来了。

喻文州。

他扯着喻文州的手腕把人塞进副驾里,全程喻文州由着他粗暴地拖动,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愿。他也绕到主驾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王杰希问。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喻文州平平静静地,想必是对现在这种发展早有准备。可王杰希今天偏偏就是不愿看他这副冷静自持的样子,他心里怒火燃起来,一把按住喻文州的肩膀把他转过来面对着自己,推上车窗。车和喻文州相撞发出沉闷的响声来:“我要听你亲口说。”

“索克萨尔,喻文州,都是我。”

王杰希慢慢地卸了力气,重新靠上椅背,呼出一口气来。

喻文州也靠上去,他在等王杰希说话。

“为什么。”沉默良久后王杰希慢慢地开口,“给我一个理由。”

喻文州转头看了他一眼,但王杰希单手握着方向盘,眼睛盯着车窗外的白墙,没有理会喻文州投来的眼神。

“你有一次受了伤,”喻文州说,“我感觉不太妙,调查了一下你,没查出什么,不过也够我猜出你是谁了。”

王杰希冷冷地笑了一声,转头直勾勾地盯着喻文州的侧脸:“单凭我受了伤你就能猜出我是谁?”

“是,我的确不能。”喻文州也转过头来,直视他的眼睛,说道,“以我们当时的关系,你受了伤为什么要瞒着我?我知道你肯定处理过伤口,还特意在微草洗了澡换了衣服,你以为天衣无缝。”喻文州的眼神里透出一股悲怆来,继续说:“可你不知道,我和你是一样的人,血腥味,酒精味,我都太熟悉了。”

“而且你不告诉我,是因为那个伤口不是普通的伤口吧。”喻文州轻声说:“枪伤,是不是?”

“那你为什么不问我呢?我可以解释……”

“现在能接触到枪支的只有两类人,我们和警察,”喻文州打断他,“如果你骗我你是警察,你觉得我会信吗?”

王杰希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他说的实在是太对了。

他当时的确是受了枪伤,伤口在左肩上,还好当时是冬天,穿上厚外套根本看不出什么,可喻文州偏偏就是凭那一点气味推断出了一切。

王杰希突然觉得累,他撑了一把座椅,努力坐直了一些,问他:“那你今天来向我解释这个干什么呢?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我知道。”喻文州把脑袋靠在车窗上,低声说:“可是我想啊,现在你退了,我也退了,我来解释一下也影响不到什么了。”

“就算没有爱了,在最后也不要带着恨吧。”

他说完就要下车,王杰希赶在他前面“啪”地锁上了车门。

“……”

喻文州只好又坐回来,眼神闪烁,里面充满了不确定与不安。

“我觉着,这事儿不能怪你,”王杰希说,“如果当时发现的是我,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的。”

“再说了,你骗了我那么多次,也该我骗你一次了。”王杰希转头冲他笑了一下,“上上句话,我骗你的。”

上上句话,“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FIN

————————————————————

第三部分很仓促,非常抱歉,等有时间再改。

希望能够表现出喻队的心脏~里面喻队耍了很多小心机,欢迎寻宝!【你滚好吗

大家新年快乐哦!

评论 ( 14 )
热度 ( 9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