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维酱油

一只大闸蟹
BH gils天团一员
莫叫太太,称呼随意,欢迎叫我傻逼

© 埃维酱油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王喻][DAY72]嗷嗷

·文州一日性转

·我来拉低百日质量啦——!  

·感谢空妹子和我换日期啾啾啾w

·如果我再学不会给我的文取名字,它们以后就叫呜呜哼哼啾啾叽叽咕咕噜噜咩咩了……

————————————————————————————

    王杰希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大对劲。

他以往早上从睁开眼睛到意识清醒不需要一分钟,顺便把身边的喻懒虫推醒好和他一起跑步。可今天他意外地困,窝在柔软暖和的被子里好一会儿都缓不过来。

明明还不是冬天。他想,而且我还年轻。

他艰难地偏头看了看睡在他旁边的喻文州,意料之中地没有看见他的脑袋。喻文州睡觉喜欢把整个人都埋到被子里面,王杰希不知道说了他多少次然而屁用没有,每一天早上起来他都以为自己身边睡了个无头怪。他无奈地想着,伸手把喻文州整个人往上挪了挪,想让他憋了一晚上的脑袋清醒清醒。

首先露出来的是漆黑的头发和紧闭的眼睛。他在梦中皱着眉,很不耐烦地哼了一声,伸手想推开王杰希,不过他的力气没有多大,对王杰希来说就想是一只小猫拿软绵绵的肉爪子拍了拍他。于是他继续把挣扎的喻文州往上托了托,喻文州在睡梦中愤怒地翻了个身,留给王杰希一个拥有漆黑长发的后脑勺。

王杰希的瞌睡全给吓没了。

姑娘你谁啊!!!!!!!!我文州呢!!!!!!

片刻之后王杰希洗漱完毕,换下了睡衣,搬了把椅子在床边,凝神看着床上的姑娘。

他在刷牙的时候深沉地思考了一下。他昨天晚上没有喝酒,酒后乱性没可能,而且,没有谁会把酒后乱性的对象带回自己家吧?特别是在家里还有个正室的情况下。排除了这个选项后他又回忆了一下床上姑娘的脸,总觉得和一个人有点神似,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他皱着眉苦思冥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伸手摇了摇姑娘的肩膀,姑娘哼了一声,没动静了。他又加了点力气摇了好几个来回,一边摇一边心里感叹,唉,这反应和喻文州有点点像啊。姑娘看起来好像要醒了,他连忙坐回椅子上,谨慎地开口道:“姑娘你好,我是王杰希,我不知道为什么……”

“王给黑你做咩?”姑娘刚刚醒脾气有点不太好,顺手从脑袋旁边抄了个枕头扔向王杰希。王杰希看出了姑娘几乎等于没有力量的投掷,躲都不躲,看着枕头飞到半空duang地落下去,砸出噗的一声响。看看,看看。王杰希又感叹道,连这起床气和文州都是一模一样的。

等等,文州?!

床上的姑娘慢慢坐起来,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她深深地弯着腰,看起来好像还没醒,于是也没有注意到王杰希扭曲的表情。

姑娘甩甩脑袋,把迷蒙的眼神投向王杰希:“杰希……?”在看到王杰希的表情后似乎有点吃惊,又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看到了视野旁边的长发。她伸手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发现不是假发后把疑问的眼神又投给王杰希:“杰希……”

她猛然住了嘴。

她又尝试着咳了咳嗓子,喂喂喂了几声,丝毫没有改变她那女性的声音。在这个过程中王杰希一直面无表情看着她,也实在是无法再多做什么表情了。然后他看着姑娘拉开自己的睡衣领口,向里面看去。

嗯,虽然很平,但还是有的。

一看她的表情王杰希就明白了,顺便还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王杰希叹了口气,起身坐到她身边去,伸手摇了摇她的肩膀:“文州。”

喻文州抬起脑袋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并不是很想看到他,她现在只想静静,不要问他静静是谁,她可能会砍人。

沉默了一会儿,喻文州迅速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好了,既然都变成这样了,就先这样吧。”喻文州有点烦躁地撸了撸自己的刘海。她还不是很习惯头上突然增加的额外负重,突然出现的性别转换让她受到了十成十的惊吓,还有她从未离开过的起床气一起横在她心里,堵的慌。

王杰希识相地想走开,却被喻文州一把拉住了手臂。

“去帮我买点衣服回来,”她说,“中性一点的,不要粉红色蕾丝边等等,怎么简单怎么买,黑白灰最好。”她皱着眉头,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在被子里挪了挪地方:“还有内裤……现在穿着的很不舒服。”她脸有点红,王杰希听的也有一点点尴尬,毕竟他俩都没有过帮女生买这类东西的经验,王杰希已经开始设想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挑选完需要的东西然后逃出内衣店了。

王杰希答应下来,走到门口时又折回来,问床上的正在发呆的喻文州:“……内衣呢?不要吗。”

“不要。”喻文州回答的很快,“买裹胸布回来就行。”

王杰希回来之后被喻文州赶出卧室,坐在客厅沙发上无聊地等着喻文州换衣服出来。

他其实心里说不上多抵触这件事,喻文州还是那个喻文州,不过是换了个皮囊而已,他还是照旧喜欢。而且换了之后似乎也还不错,那张脸看起来没有以前那种温柔中的强势了,反倒有一股子弱气。倒不是喻文州变了,这张脸实在太纯良,眼睛又大,看上去就无辜兮兮的,发脾气都觉得是在撒娇。王杰希想象了一下男体喻文州撒娇,不寒而栗。

撒娇这种事情还是姑娘来干吧。他擦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心里想道。

喻文州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王杰希废了老大力气才止住了自己想要吹口哨的冲动。在心里把前治疗之神骂了一万遍啊一万遍,年轻的时候教自己什么不好,非要教吹口哨。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的方士谦打了一个喷嚏,决定吃点感冒药再去睡一觉。

喻文州刚出门的时候还有点束手束脚的,走了一会儿后也放开了,甩着乱蓬蓬头发就朝王杰希走过来。王杰希给他买了最最最没有特色的长牛仔裤,休闲灰色中长宽大T恤,前面还印着几个硕大的字母。喻文州还是男生的时候178,照现在这样来看女体不过160左右,裤子偏长了点被她卷了一点起来,露出一点白皙好看的脚踝。

腿还挺长。王杰希心里赞叹道,表面上不动声色地把喻文州从头到脚看了个遍,给自己挑衣服的本领点了个赞。

然而人精如喻文州哪能不知道?只是她懒得理王杰希,一直到现在他的心情依旧不是很好。家里没有梳子,他们俩的头发从来都是用手随便解决的,他们的头发本来就没有留多长,用手弄一弄压平翘起的就足够了,而且,不过是睡个觉,能乱成什么程度?

喻文州平时可没见过头发乱蓬蓬的女孩,相反,他每次见到联盟里的女孩时对方都似乎画了点淡妆——比赛和全明星这些需要露面的时候,职业选手们都或多或少扑了点粉底一类的东西——头发自然也是井井有条的,或者说,乱都乱的有美感。

所以在喻文州进浴室刷牙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人顶着个鸡窝头(还是个长发),他简直不能忍受。

她尝试着用手去梳一梳自己的头发,结果被扯了个透心凉。这么多的头发纠缠在一起绕成结,靠手指来弄顺几乎是一项要人命的任务,她自认没有弄死自己的决心和勇气,于是把这项光荣的任务交给了王杰希。

幸运的是,王杰希倒不是全无经验。他家里有个妹妹,小时候王杰希也帮她梳过头发扎过小辫儿编过麻花,然而没有尝试过徒手完成以上任务。但是,既然喻文州如此信任他,他死撑着都要干完。

中途过程有点波折,充斥着喻文州倒抽冷气以及“王杰希你慢一点!”“这是我的头发!轻一点!”“不要扯!疼!”的怒吼和王杰希“对不起对不起”的道歉,过程有点血腥我们略过不谈。

完事以后喻文州虚弱地躺在王杰希大腿上回复生命值,顺便在心里狠狠地给了当初那个揪小女生辫子的小时候的自己两巴掌。

家里没有橡皮筋这种东西,喻文州的头发只能披着,他头发不太长,只到蝴蝶骨,前额又有刘海,在家里飘来飘去活像个女鬼。

吃过午饭之后外面天气挺好,王杰希本想拉着喻文州出去晒晒太阳在小区里逛一逛,结果喻文州抵死不从。两个人在玄关前面拉拉扯扯,在变成女孩子之后喻文州力气小了不少,只能扒拉着旁边的鞋柜子才避免了一路拉出去的惨剧。王杰希不敢去拉喻文州的手,喻文州为了逼迫他放手甚至用上了指甲,在这方面王杰希甘拜下风,被掐了一次后他改变作战方针,去抓喻文州的胳膊。

哇哦触感有点奇异……

软绵绵啊软绵绵……

“你说得对,”王杰希的表情看起来好像介乎于惊喜与冷静之间,嘴角在抽搐,有一点扭曲,“在家里也挺好的。”

喻文州:“……我们还是出去吧。”

后来喻文州和王杰希一起窝在沙发上,王杰希搬了喻文州一只胳膊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腾了一只手出来专门来捏他小臂上的肉。

喻文州简直不想理他,虽然在心里也承认真的很软很舒服。女孩子骨架小,王杰希一只手就能环他的小臂一圈,然后轻轻地合拢放开合拢放开,如此反复。可怕的是,喻文州没有丝毫不满,他甚至觉得这样挺舒服的——可能是身体变成女孩子之后连心里也开始被这股不知名的力量操控了吧——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成为了王杰希的战友,对自己身上的软肉乐此不疲地捏捏捏。

王杰希在此过程中抽空拿手机查了一下,想看看除了软绵绵以外还有没有能够形容姑娘的,毕竟他现在看到女孩子,想到的只有软绵绵软绵绵软绵绵。当他看到温香软玉的时候,对那些造成语的人表达了十二万分的不屑与嘲讽。

什么啊,还是软绵绵嘛。

经过鸡飞狗跳的一天后,晚上王杰希洗了澡,坐在床上刷平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让喻文州变回来的方法。

他们后来还是出了门买了根头发绳回来,黑色电话线,完全没有任何特点,王杰希不太喜欢,他看中的是一个带着小蝴蝶挂坠的发绳,然后被喻文州微笑着狠狠掐了一下,保留了意见。

喻文州从浴室里出来,头发在他洗澡的时候只是随意地窝成一坨拿电话线一捆吊在脑后而已,发尾打湿了不少,现在把发绳取下来,发尾把睡衣打湿了些。喻文州穿的睡衣还是没有变,不过尺码委实太不合适,他把领口拉拉扯扯的,然而没什么效果,要么是露出小半个肩膀,要么是胸口大片奶白色的肌肤明晃晃地暴露出来,给王杰希看了个透。喻文州冲他微笑,王杰希装作认真看平板的样子,然而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你在看什么?”喻文州一边问一边爬上床,掀了被子钻进去。

   “在查怎么让你变回来。”王杰希说。他从喻文州进浴室开始就在查相关信息,然而很明显,关于这些的要么是满嘴跑火车,要么是神神叨叨的宗教徒。

喻文州趴在他肩膀上看,突然伸手点了一个链接。“这个看起来还蛮正常的样子。”他说。

王杰希一阵无语。“是挺正常的,”他尝试着跟上喻文州的脑回路,“只是要炼个魔药而已。”

“凤凰的眼泪,独角兽的血,魔法师的眼睛……”王杰希一样一样地念下来,眼睛里有一点奇怪的光,他偏头问喻文州:“都扯上人命了,这不会是什么黑魔法吧?”

喻文州理都没理他,他正认真地看着这份材料清单。

“哇哦。”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浮夸地感叹道,“这些东西我们都没有,只有一个……”说着他拿手抚摸了一下王杰希的眼睛:“魔法师的眼睛,只有这一个有用吗?”

   “是魔法师的眼睛,不是魔术师。”王杰希毫不留情地打掉他的手,喻文州总喜欢魔术师魔术师地叫他,久而久之他倒是习惯了把这个“称号”当做一个日常称呼,“如果我是魔法师的话,念个咒语就能把你变回来。”

   “哦?你念念看?”喻文州饶有兴趣地说道。

   “巴啦啦小魔仙,全身变~”

   “……”喻文州利落地躺进了被子里,甩了个后脑勺给他。

王杰希轻轻地笑了一声,随手摸了把他脑袋。

    喻文州在被窝里翻了个身,伸手抱住了王杰希的腰。

    王杰希有点懵,以前喻文州从不会这样示弱。在以前,不管是接吻还是拥抱,两人从不开口,看看对方的眼神就知道了。

不过现在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怎么了?”王杰希问道,“你是不是……不太好?”

喻文州没说话,沉默地坐起来。他的头发又变得乱蓬蓬的,他扭头对王杰希露出一个有点疑惑的表情,说:“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我说不上来,就是心里不太舒服。”说罢他拉过王杰希的手,脸色缓和了一点。

   “额,我想,”他斟酌了一下词句,“以我现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体来说的话,你是我的男朋友,可能需要多一点的身体接触?”

   “不管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都是你男朋友。”王杰希难得不满,但还是伸手把喻文州圈在怀里,“这样?感觉好点了吗?”

   “好了,打开你的大腿。”喻文州迅速地愉悦起来,从他怀里爬出来,眉飞色舞地。

   “……”王杰希默默打开腿,心想你以一个女儿身也对我干不了什么。喻文州轻快地爬到他的两腿中间,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好,把脑袋搁在王杰希胸口,还不忘发号施令:“杰希你靠在床头——对,舒服。”

啊这个姿势真是太太太太太美妙了!!!!

王杰希心里的小人儿嗷嗷地从天吼到地恨不得绕着地球跑他个几百圈才能消除心里的激动。这个他和喻文州还从来没试过,一是两人身高差并不多,也就3cm而已,这么一点点的身高差完全hold不住这个姿势。然而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喻文州才160,缩起来小小的一团,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半点肌肉,像是柔软的棉花糖一下一下地砸在王杰希的心上,砸的他整个人身边围着的都是红彤彤的爱心。

但是王杰希表面上依旧宠辱不惊,只是默默地把喻文州圈在怀里。喻文州看起来也是舒服地紧,哼哼了一声表示了对王杰希的表扬,然后就开始在他怀里动来动去,脑袋在他胸口,颈窝里蹭来蹭去,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王杰希囧囧的,他手忙脚乱地应对着喻文州突如其来的黏糊,却又看见了他紧锁的眉头。

   “……怎么了又?”他一看喻文州皱眉就慌,就是怕这突然的性转给身体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一直到现在看来其实什么都没有,如果忽略王杰希差点被点上火的话——然后喻文州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和他凑近了些。

   “现在的身体接触好像有点不太够。”喻文州解释道,“我有一种莫名的……空虚,闭嘴,不许笑。”他瞪了一眼王杰希,还是从对方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一闪而过的的笑意。

   “那现在要怎么办?”王杰希继续抱着他,蹭了蹭他头顶柔软的头发。

喻文州想了一下小时候看过的言情小说,试探着开口:“……摸摸我的头?”

王杰希揉了揉他的脑袋,被喻文州一巴掌拍了下去:“拒绝。这给我一种我再也长不高了的错觉。”

    这不是错觉,你本来就长不高了。王杰希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他知趣地什么都没有说。

喻文州抬头,恰好与王杰希询问的眼神碰上。

   “啊我知道了,“喻文州说得很快,”可能我还需要一个吻。”

王杰希不疑有他,马上低下头来。他呼出的热气喷到喻文州的鼻翼朝四周晕散开来,蒸红了喻文州的脸,喻文州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脸上温度的升高,还有锁骨那一块,都一并红了起来。

   “文州,你好热。”王杰希低低地说,“是不是……”

喻文州一把攥住他的领口使他和自己贴的更近:“不要管那么多。吻我。”

王杰希顺从地把嘴唇贴上去,还没有尝出味道,突然喻文州砰地变成了白色的蒸汽。

这是,炸了?

王杰希目瞪口呆,感觉手感变了,然后看到正常版的喻文州坐在他怀里,一脸震惊。

   “变回来了?”喻文州又扯了领口看了看自己的胸,恩,完全都是平的,然后随意感受了一下某个部位,该在的似乎都在,就是……不太舒服。

喻文州脸色古怪地一边从王杰希怀里爬开,一边说:“我去换个裤子……”然后被王杰希拦腰抱了回来把他抵在墙边。

“可你刚刚说要我吻你,”王杰希耍无赖,“我还没亲呢,你跑什么跑?”然后把自己的嘴唇送上去。喻文州意思意思地反抗了一下也就由着他了,两个小情人一天没怎么亲热,这一下简直是干柴烈火,王杰希懒得用平时那番温柔的方式,直接把舌头伸进乐对方的口腔里,强横地扫荡,勾着喻文州和他一起。

亲了大概一分钟,喻文州面红耳赤地使劲推他:“……你等一下啊,让我去换个裤子,很不舒服的……”

“换什么裤子,”王杰希低头亲亲他的脸:“反正也是要脱的。”

————————————————————————————

·文中写他们打比赛要涂粉底是根据lol的职业赛来的,不过荣耀和lol比赛不一样,lol没有封闭的隔音比赛间,是直接在体育馆面对观众打的……而且不禁语音2333333

·女体文州身高我是按178x0.9来的,这样算来170的妹子变成男孩子就188,应该不会差太远……吧

·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我每一次文的结尾,看起来都是肉的开头

评论 ( 9 )
热度 ( 9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