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维酱油

一只大闸蟹
BH gils天团一员
莫叫太太,称呼随意,欢迎叫我傻逼

© 埃维酱油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玉坠

趁着夜深人静来发点东西~以此慰藉我拼字连输两盘【。

没头没尾,是一个很大设定里的一小部分,大设定懒得写就变成这样了orz

黄少喻总友情设定,没有单箭头

喻文州窝在王杰希怀里,双手环着他的腰,仰头一口咬上对方的下巴。

王杰希拿着书岿然不动,由着他胡来。直到喻文州开始用舌尖去舔舐他下巴上的咬痕,他才把那个挂着人畜无害笑脸的脑袋挪开:“……你要干嘛。”

“就想亲一个。”喻文州把手肘放在王杰希肩膀上,用手撑着自己的脸,把它挤成一个奇怪的形状,似笑非笑地揶揄他,“魔术师赏不赏这个脸?”

然后王杰希低下头,喻文州把手拿上来环着他的脖子,他俩安静地接吻。

王杰希深谙他的脾性。喻文州这人,最爱拥抱,第二接吻,做爱只能勉强排个第三。

“怎么?”在绵长亲吻的间隙,王杰希吸吮着他的舌尖含含糊糊地问,“下一步是不是要和我去床上做了?”

“床上?”喻文州懒洋洋地微笑起来,“我看沙发就不错。”

然后王杰希就扔了书,按住了喻文州的肩膀把他仰面按在沙发上。

他们亲着抱着舔着,直到衣服都剥光了王杰希才想起来,客厅里可没有润滑剂和套子。

他把喻文州的手从自己背上弄下来要起身,却被喻文州两条腿环在腰上把他往自己怀里压。“你等会儿,”他无奈地亲亲喻文州的颈侧,说;“没润滑剂和套子,我去拿。”

“哦。”喻文州的反应不咸不淡,只是胳膊又重新环上王杰希的脖子,两条雪白的长腿缠在他的腰上,光滑的大腿内侧要命地蹭着他腰侧的肌肤,王杰希被蹭的上火,嗓音不由得又哑了些,语气严肃了些,若不是这样,喻文州根本不怕他:“文州,别闹,别等会儿疼起来了再后悔。”

喻文州不为所动,甚至主动地仰起上身与他贴的更紧,王杰希理智都快给烧没了,可还是硬撑着不去碰他。喻文州见他这个样子觉得好笑,挺无所谓地说道:“疼的是我,爽的是你,你慌什么?”眼看着王杰希的眉头皱起来,他笑的挺开心。他知道王杰希不喜欢听他说这种话。然后他又把脑袋凑得更近,在王杰希耳边用气音慢悠悠地说:“还是说,你不想就这么进来?”

都这样了还不上,以后绝对会被他嘲笑一辈子的。王杰希这么说服自己。

可别看喻文州说得云淡风轻,真正进入的时候他还是憋红了眼角,脖子上挂着的玉坠随着喻文州的喘息上下抖动,最后无力地跌在主人的脑袋旁边,只留着一段被汗水沾湿的红线绕在他的脖子上。

喻文州脖子上的红线总是先他一步碰触到他,硬邦邦地搁在两人中间,像一道天堑。

他曾问过喻文州这块玉的来历,而对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是父母离婚的产物,他从小一直戴到现在,中途只更换了一次红线。玉并不是什么好玉,在手心里握久了还是会烫。

可他还是戴了这么多年。

“诶队长,”黄少天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喻文州脖子上的红线,他扯了一下红线,顺利地把隐在他衣服里的玉坠拉了出来,“你怎么还带着这个啊?”

“它又没坏,再说了,这还是少天送的,怎么不能戴了?”喻文州低头看着躺在黄少天手里的玉坠,微笑着开口发问。

“唉我不是这个意思……”联盟著名的话唠在此刻好像不会说话了,他有些窘迫地挠了挠脑袋,试探着开口,“那时候不是没钱嘛……要不我还是买个好点的送你吧?这玉这么渣,也亏得你能戴这么久……”

“无非是个寓意而已,哪用得着少天这么费心。”他温和地对面前的青年微笑不动声色地把玉重新放进领子里,冰凉的玉贴着他温热的肌肤,“何况它还救过我的命。”

本来是准备当百日发的,然而没脸去拉低质量和字数,就出来混一下,证明我还活着

求评论叽!!!!!!!

评论 ( 9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