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维酱油

一只大闸蟹
BH gils天团一员
莫叫太太,称呼随意,欢迎叫我傻逼

© 埃维酱油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好好谈谈 续

·正文近2000,这个续5000+,so sad

·一个烂尾的故事,懒得改了

·oocx3



王杰希在飞机上如坐针毡。

晚上坐飞机其实是个很美好的享受。特别是坐在窗户边,一偏头就能看见窗外的黑云,以及和自己靠近很多的星星。

然而这对王杰希而言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现在只想回家。

自己在的时候还能制住喻文州让他至少还能睡在床上,现在自己不在家,他能睡到天上去王杰希都不奇怪。现在已经是半夜了,按喻文州以往的尿性现在被子应该已经不再床上了,他自己可能离天也不远了。

想到这王杰希就一阵头痛,他倒是没想到自己退役后还得带孩子,而且这孩子还空有178的身高和颇为成熟稳重的外表。

王杰希拦了的士直奔家里,开门把鞋子踹了,包往沙发上一扔,连外套围巾都没来得及脱就往卧室跑。开玩笑,这是什么天气,开了暖气也不能不盖被子睡啊,半夜冻醒那感冒基本上就逃不掉了,他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汉子不怕,可喻文州是个南方人,他可没王杰希这种天生魔抗。

他轻手轻脚地开门,床头的小灯开着。

然后他看见喻文州好好地睡在床中间,被子老老实实地盖到脖子,连两个枕头都摆的很整齐。他陷在柔软的床铺里,呼吸绵长。

王杰希当时就懵逼了。

妈蛋我火急火燎地跑回来不就为了给你盖被子必要时还要把你从地上抱到床上你就给我看这个?合着你以前都是逗我呢?

王杰希叹了口气,把外套围巾脱了挂在旁边的衣帽架上。

他在冲澡的时候倒是想起来了,喻文州在刚睡的时候还是正常的,毕竟只是浅眠,还残存着一点理智。到了后半夜,喻文州陷入深层睡眠后就疯了,各种折腾,踹被子,变着法儿打滚,抱着王杰希不松手,能怎么玩怎么玩。

啊,我懂得了。王杰希灵光一闪,所以说,他这根本就是刚睡吧!

行啊,出息了啊熊文州。王杰希眯了眯眼睛,你还姓什么鱼啊,姓熊正好。

两人在退役后都很注意休养生息,毕竟在联盟里的时候两人都是战队队长,压力大,责任重,熬夜复盘都是常事儿,退役后两人看着联盟里冉冉升起的新星们都深觉自己已经老了——说到底也不过不到三十的年纪,在电竞这个年轻化的圈子里倒是老前辈了。

于是两人合伙定了一个健康成长的计划,首当其冲的就是不能熬夜——当然某些酱酱酿酿的时候除外。现在两人的生活规律地堪比张新杰,晚上十一点睡早上八点起床,晨跑和锻炼都不能落下,各种嗯嗯啊啊的事儿也控制在一周三次以内。现在可好,熊文州自个儿带头熬夜,疯到晚上半夜三更,那还睡什么啊,起来咱俩战♂一晚。

话是这么说,但是当他气势汹汹地走出浴室准备掀喻文州被子的时候,在看到喻文州安静祥和的睡颜的一瞬间却可耻地犹豫了。

噫——,既然是刚睡,那就算了,明天再找你算账。

魔术师大大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自己躺进去,无情地把熊文州往旁边挤,让他去睡旁边的冷被窝,然后自己舒舒服服地在已经被捂暖的地方躺下。喻文州好像不大高兴,气哼哼地踹他一脚,翻了个身就睡了。王杰希无声地咧嘴一笑,伸长胳膊把喻文州圈在怀里,他不安分地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像是被身后温暖的怀抱蛊惑。王杰希关了床头的小灯,在黑暗里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喻文州醒的比他早,在看到王杰希的时候还吃了一惊,但是心里还是挺高兴他端详了一会儿敬爱的微草队长的睡颜,凑上去咬了咬对方的下巴,然后又觉得不够,又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才罢休。

王杰希昨儿个晚上睡得晚,这时候还沉在梦里,没发现喻文州的小动作,只是把脑袋往被子里埋了埋。喻文州知道他肯定是坐半夜的飞机回来的,这时候也就没吵他,自己起了床。

洗漱完毕后出门看看他,王杰希已经睁开了眼睛,就躺在床上望着他。“看我做咩?”喻文州甩着手上的水向他走去,一脸纯良无害。

王杰希心里警铃大作,直觉告诉他有什么要发生,但是他什么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喻文州就冲过来了。

王杰希反应不及,条件反射就想缩起来,手把一部分被子紧紧地拢到自己的脖子边,腿死死压着被沿,确保喻文州的魔爪伸不进来。

果然,喻文州尝试了一会儿,只捏了捏王杰希的脸就放弃了。然后一脸遗憾地看着王杰希说:“唉,王队也变得这么聪明了。”

聪明你个大头鬼哦。王杰希愤愤地想,这不都是给你逼出来的吗?

然后他看着喻文州垂下手臂,心里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肌肉松弛下来,手离开脖子好让自己顺畅地吐口气。就在这时,喻文州又动了,这回王杰希当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喻文州的爪子就探入了被窝准确地握住了他捂得暖乎乎的脖子。

王杰希被他一双冰凉的手一激就挣扎着想退开,可是某个人必定不能让他如愿。

咬定青山不放松,喻文州很懂这个道理,索性就整个人压上去不让王杰希动,手还像烙饼似的在他脖子上翻来翻去。王杰希心如死灰,偏偏一扭头还看到某熊笑眯眯的脸,满足地对他说:“谢谢款待。”王杰希叹口气,还是把自己的手拿上来,把喻文州的手罩在掌心里。

喻文州的手捂热乎了他就心满意足地收手退开到床边上坐着,留着王杰希在被子里哭。

王杰希调整了一下姿势重新窝进被子里,搓了搓自己被虐待过的脖子,寻思着自己也睡不着了,就索性坐了起来。喻文州挺意外,问他:“你不是半夜到的家么,怎么不继续睡?”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喻文州就笑起来。

“诶对了,”喻文州脱了拖鞋,盘着腿在床上坐着,“你干嘛要半夜回来,坐早上的飞机不好?”

我这不是怕你睡到天上去吗。王杰希心里腹诽着,嘴上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想你呗。”

哎哟,喻文州乐了。这倒是稀奇,俩人平常虽然黏黏糊糊,但是这种直球倒是打的少,各自心里都明白,也就不用一遍一遍地挂在嘴上说。不过今天听王杰希久违的说这种话,感觉倒是挺新鲜的。

想着想着他就起坏心了,伸腿在王杰希腰上踹一脚,问他:“你想我什么了?”

王杰希自认玩不过他,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什么都想。”最想的还是你半夜踹被子抱我那熊儿样。

想到这儿,王杰希可算是记起自己半夜坐飞机火急火燎赶回家的理由了。

眼瞅着喻文州又要抬脚踹,王杰希利索地把人脚腕往自个儿这边一拉,自己也挪了一下地方,让两人挨得更近些。喻文州没想到他来这茬,惊慌失措间还扑在了王杰希腿上,等他缓过来了,抬头就正对着王杰希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做咩呢?刚刚不都还好好的吗。”喻文州捏捏他面无表情的脸,迟疑了一下又问:“你该不是为我刚刚冰你那事生气吧?你要是真是为那事生气那你这反射弧得多长啊。”

王杰希都要给气笑了,合着这家伙还不准备自首呢,胡扯可过不了关,那就是非得王杰希自个儿审了。熊文州这名字名副其实,赶明儿就改户口本儿去。

王杰希问他:“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不?”

喻文州很茫然:“我怎么了?”过了一会儿就一脸“我悟了”,还拿一种“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的小眼神儿瞄着他。

王杰希不明所以,只好回瞪回去。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慢悠悠地开口:“你不就是怪我没大晚上等你嘛。关键是我那知道你坐的是半夜的班机?你又没给我打电话发短信。”

喻文州满脸促狭的笑意,王杰希一口老血差点儿飙到凌霄殿上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王杰希哭笑不得,我至于那么小心眼儿吗!

不过这也侧面证实了另一个问题。王杰希眼神一凛,这货根本没打算承认!

“来我问你,”王杰希已经不打算再跟他废话了,话题要是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偏,这事儿基本上就这么揭过去了,王杰希可不打算这么容易放过他,他总得为自己的熊孩子行径付出代价,“你昨儿个晚上几点睡的?”

喻文州莫名其妙,但还是认真地回想了一下,说:“大概十点半吧,我十点钟洗完澡,玩了下手机就睡了。”

王杰希一声冷笑。只怕你这手机不是玩了一下,是玩了很多下吧?一直玩到半夜两点多或者三点?

然后他又问:“你知道我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不?”

喻文州一脸莫名其妙:“我不知道呀。我早上醒的时候你就在。”

还装呢。王神探嗤之以鼻,我都怀疑你是在我进门的时候收的手机。

然后他沉重地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文州啊,我劝你,招了吧,我都知道了,我不怪你。”配上一脸沉痛的表情,喻文州差点就信了他。

可是他转念一想,我招什么啊,我什么都没干,你总得给我个事例来让我说说啊。

一抬头看着王杰希劝他从良的表情,他就更糊涂了。他仔细地想了想他出门这几天自己干过的事儿,灵光一闪,心下了然。

“对不起啦杰希。”他主动去拉王杰希的手,在掌心揉着,“我保证我再也不干了。”

王神探高冷地一哼,心说你果然沉不住气了吧,然后懒懒地靠在床头,对他说:“来,说说看,你都干什么了?”

喻文州满含歉意地一笑,说:“我不该拿家里的鱼去喂外面的野猫的。”

王杰希简直五雷轰顶。

“什么?!”他拔高了声音:“不是说了不让你去随便喂野猫野狗吃东西的吗?!挠伤咬伤了怎么办?”

“我买菜回家,看见它在路边对我喵喵喵,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一个没忍住……”

王杰希懒得跟他争论到底是猫可爱还是他可爱,直接把他手拉过来瞧:“我看看,伤了没。”

“没伤,我就是扔了条鱼在它身边,没亲自拿手去喂的。”喻文州把手收回来说。

王杰希看他手上的确也没伤,也就没说话了。

等等,这发展不对吧?!该问的没问出什么来,不该问的倒是出来了一箩筐。

王杰希懒得跟他废话,对话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那算是完了,直接单刀直入也许更好:“你昨天晚上没熬夜?”

“没有啊。”喻文州一脸坦然。

他算是明白了,合着王杰希是怀疑自己熬夜呢。不过也是奇怪,喻文州真没熬夜,也不知道王杰希是从哪里觉得他熬过夜。他这么想着,就问出来了。

“因为我回来的时候你睡相挺好啊。”王杰希老神在在地说。

这算是什么理由?!喻文州震惊了。他现在终于相信了,王杰希真的是个神棍。

“因为我以前和你一起睡的时候,你特别闹腾,”王杰希看他一脸不相信,好心地解释道,“但是我昨天回来发现你没有踹被子,所以我回来那会儿你肯定是刚睡。”

喻文州简直要被他神一般的思路折服了。也是,不是个神经病,也当不成魔术师。

“杰希,你是第一个说我睡相不好的人。”喻文州诚恳地说,试图扭转在王杰希心中的形象,“我从小到大,他们都说我特别乖。”

乖和睡相好不好根本没有什么直接联系好吗。王杰希暗自腹诽,道:“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一觉醒来总是在地板上?”

“怪我咯?”喻文州无辜地摊开手,“在地板上醒来的是你又不是我,要说睡相不好也是你才对吧?”

“可是是你把我挤到地上的啊!”王杰希目瞪口呆。

“你有证据咩?”喻文州问。王杰希木然摇头,他突然不想说话了。

“而且,你看看我,杰希,”喻文州开心地捏捏他的脸,“看看我,我像是做那种事的人吗?”

王杰希无语凝噎。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喻文州拍拍受伤的恋人的肩膀,用过来人的语气和他说话:“不要伤心啦杰希,我知道这种事情短时间内很难接受,不过我不会嫌弃你的。”

王杰希默默捂住了脸,他表示现在一点都不想和喻文州讲话。

喻文州又幸灾乐祸地安慰了他几句,兴高采烈地蹦下床去做早饭了,留王杰希又在床上补了个回笼觉。

晚上,王杰希抱着一床被子,要和喻文州分房睡。他去睡客房,喻文州睡主卧。

喻文州一听就不乐意,王杰希解释他只是想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此事一日不查清他就一日没法安心睡。然后,喻文州微笑着在他面前摔上了房门。

王杰希来到客房,里面冷冰冰的。他拿手机调了半夜的闹钟,为的就是看看自己半夜的睡姿和喻文州半夜的睡姿。要是再没什么发现,那牺牲可就大了。王杰希想,缩进了冰冷的被窝。

半夜王杰希被闹钟闹醒,一看自己,睡相良好,没蹬被子,而且还没挪过窝。这样就排除了自己的嫌疑。然后他披了件外套哆哆嗦嗦地摸去主卧,轻手轻脚地开门,用手机的光照着,一看喻文州裹着被子睡的正香,还专门留了半边床给王杰希。

王杰希感动得要命,也懒得管是谁睡姿不好了,麻溜地爬上床,把喻文州温热的身躯往怀里一搂就算是完成了任务。

第二天一早王杰希被喻文州摇醒,一睁眼就看见一张似笑非笑的脸。他心里暗叫不好,哼唧了一声就往喻文州颈窝里钻,想靠装睡蒙混过关。可惜喻文州不是那么好骗的,拉着他的睡衣领子就想把这个撒娇的大型犬从自己身上撤下去,可是王杰希抱他抱得很紧,一时间天人交战,分不出胜负。

喻文州没辙,拍拍他肩膀,问他:“你事情搞清楚没?”王杰希把脑袋抬起来,脸上有被喻文州睡衣压的红印子,头发也乱了,有几缕头发翘起来。喻文州伸手拽了拽,王杰希嘴一咧,凑过来作势就要亲他。

“别。”喻文州把他的脸推离自己一臂远,“不说清楚不让亲。”

王杰希在眼泪中明白,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他沉默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想,应该是这样的。你一个人睡的时候,睡姿就很好,因为你要是踢了被子没人帮你盖,滚下床没人抱你起来。但是你要是两个人一起睡呢,你就没有这个顾虑了,所以你就玩命折腾。”

喻文州:“……”

妈妈,我想和这个神经病分手。

他思考了一下,反问道:“为什么一定是我呢?这个解释放在你身上也行得通呀。”

王杰希反应很快:“因为我和别人睡的时候没有出过这个问题啊。”

一室死寂。

喻文州忽的一笑,翻身就压上王杰希,把他胳膊制住,撑起一点来居高临下地问他:“王队跟谁睡过?”

“唉唉别闹,”王杰希皱眉,挣扎着想把他从自己身上弄下去,“你快下来,小心着凉啊。”

“不说清楚不下去。”喻文州笑眯眯地,半点儿没生气。

王杰希又挣扎了一下,未果,泄气道:“我弟。他小时候一直都是我在照顾的,长大了家里没多的房间,就一直和我一起住……”他顿了顿,继续说:“不过后来换了大房子,每个人有了自己独立的房间,他就没和我一起了。……诶,下去,你好重。”

他在说话中途被喻文州压得一顿,坚持着说完了。喻文州好像很喜欢他这个肉垫子,赖在他身上不肯下去,王杰希也就随他了,至少这样不会着凉。

“那你呢?”王杰希后知后觉地问。

“我啊,从懂事的时候就是一个人睡。”喻文州从他身上爬起来点,用手撑着脑袋摇头晃脑,“也许小时候和爸妈一起睡过吧,记不清了。”

王杰希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心里一动,一把把他掀翻压到下面去。喻文州给出其不意的这一下搞懵了,呆愣愣地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简直稀罕死了他这个表情,吧唧一口亲到他的脸上去,问他:

“解释清楚了,现在可以亲了没?”

 

 

FIN



顺便庆祝王喻百日活动的开启!一直在犹豫结果错过了自己的生日……

评论 ( 13 )
热度 ( 1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