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维酱油

一只大闸蟹
BH gils天团一员
莫叫太太,称呼随意,欢迎叫我傻逼

© 埃维酱油
Powered by LOFTER

【异坤】火烧在冰原上

·翻东西的时候翻到了这一段,想了下还是发上来

·我自己猜想的大厂,just瞎写

·这个坤有点瓜



王子异拎着东西回到寝室的时候,蔡徐坤还在睡觉。

本来他不应该看到的。蔡徐坤很注重他床上的那一点私人空间,宿舍不让挂床帘他就自己挂了几件衣服上去,但今天他的手搭在床沿上,像是从未对外开放的秘密花园开了一个小口。

王子异站定了,用空着的手轻轻地关门。在路上走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停下来了才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热,他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的薄汗。他轻手轻脚地走向桌子,尽可能轻地把塑料袋往桌子上放时,听见了蔡徐坤的声音。

“子异?”

“是我。”王子异松下一直提着的一口气,把出门时套上的厚棉衣脱了下来,“吵到你了么,不好意思。”

蔡徐坤掀开身上盖着的辈子,太厚了,他整个人都有点发热,但在外面垂着的手却是冰冷而麻木的。他突然生出一些惫懒的心思来,慢慢地运动着手指,说:“没有,没睡着。”过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睡不着。”

他说这话时王子异正在卫生间洗手,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他的手动来动去,便走过去握住他的手指帮他揉。蔡徐坤趁他不注意,一把把他扯了进来,还好王子异反应得快,用手臂撑了一下,不至于整个人都砸上去。

蔡徐坤的声音懒懒的,人也懒懒的,懒懒的蔡徐坤向王子异索要一个拥抱。

“不行,坤,让我起来。”王子异挣扎了一下,奈何手被蔡徐坤迅速地枕住了,让他动也动不了,“我刚回来衣服没换,别把床搞脏了你又过敏。”

蔡徐坤说没事,反正今天我也要换床单。

行吧。王子异想,看着眼前这张脸不施粉黛又昏昏欲睡,看起来有点憔悴,但是又非常非常好看,他在舞台上也很好看,但是这时候的好看和舞台上的又很不一样,这个好看只有他才能看到。

蔡徐坤眯着眼睛看他,意思是怎么还不抱我。

王子异手撑在他的肩膀旁边,向他靠近,蔡徐坤温热的另一只手压在他的肩胛骨上,把他向下压。

他们凑的更近了,蔡徐坤呼出的热气喷在王子异的脖颈周围,王子异感到自己的耳根迅速地红了起来,浑身都蒸腾着热气。他刚从冰天雪地里回来,现在却已经感觉到后背上全是温热的汗,可屋子里分明没有开空调。

但是蔡徐坤更热。

王子异的手被蔡徐坤枕住动不了,肩膀又被抱着,只好先用脸颊贴贴他的脸,对方非常迅速地蹭了蹭,再用额头和他相抵。有点烫。

“发烧了坤坤。”他想把人从自己身上撕下来,但是对方显然非常不配合。

“没有。”他说,“我捂着头睡的。”

好吧。王子异放弃了挣扎出去的想法,顺势把蔡徐坤往里面抱了一点,自己也倒在床上,心里还在盘算着等下用温度计再测一遍,吃饭的时候去买点感冒药,如果感冒了就吃,要是没有感冒预防一下也是好的……

等他彻底躺在床上,蔡徐坤也迅速地滚进了他的怀里。


评论
热度 ( 19 )
TOP